翻頁   夜間
cba广州2018 > 貞觀俗人 > 第146章 蕭皇后

cba澶╂触2018 :第146章 蕭皇后

cba广州2018 www.dxfdty.tw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www.dxfdty.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因為各懷了算計心思,十幾萬突厥大軍屯兵渭北一線多日,卻始終未曾踏過渭河一步。

  遷延多日后,頡利終于到了。

  頡利可汗的金狼大纛被數萬大軍簇擁著南來,騎著白馬的頡利可汗阿史那咄苾不可不世,驍健的附離狼衛更是耀武揚威。

  頡利抵達涇陽,直接喝斥突利等眾人。

  “為何停頓不前?”

  “烏沒啜為何全軍覆沒?”

  突利可汗阿史那什缽苾瞧了瞧叔父頡利身旁的那個女人,在滿是牛羊皮袍子中,那身漢式宮裙太過顯眼了,絲裙軟軟,肩上一塊銀貂披肩,那梳起的高高發髻,讓他總覺得血液里有股子不受控制的沖動在涌起。

  真他娘的是個尤物,真的難以想象,這個女人居然已經六十歲了??此成掀し?,依然紅潤光澤,哪有半點皺紋,哪怕經歷了數年的游離之苦,甚至近年遠避塞外,卻根本不見什么風霜之色。

  難怪頡利這么晚才到,原來是跟這女人一起,要是知道得了這女人,估計也會樂不思蜀吧。

  頡利似乎看到了自己侄子對蕭皇后那無禮的目光,不滿的道,“當年我父親喪失國家,全靠大隋扶持相助才得立為汗,如此大恩,我們阿史那家族不能忘卻。此次我引兵南來,就是要討伐李淵父子這亂臣賊子,要助蕭太后、隋王重新還都長安!”

  他招手,把蕭后身邊那個孩子招到面前,他攬著這個才九歲的孩子,再次向突利等人重申,“此為隋王,我突厥必將擁他重奪中原天下,復國再興!”

  突利看著那個孩子,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想當初,楊廣死的時候,這個叫楊政道的隋王還沒出生呢,他是蕭氏次子齊王楊暕的遺腹子,楊暕與楊廣在江都被殺時,楊政道還在母親肚中,后來蕭氏等隨宇文化及北走,結果最后宇文化及被竇建德誅殺,蕭氏和楊政道等一些宮人被竇建德禮遇招待,后處羅可汗繼位,聽從可敦義成公主之言,派人到竇建德處把蕭后和楊政道等接回突厥。

  處羅可汗接回蕭氏后,便擁立楊政道為隋王,并把留在突厥境內的中原官吏、百官,全都配給楊政道管治,復立大隋政權,此后九年,這個后隋設置百官,全部依照隋朝制度,定居于云州之北的隋時定襄郡,擁有一萬余人。

  這個定襄郡,也正是當年啟民可汗兵敗投隋后被隋朝安置之地。

  只是突利又不傻,又豈不知道這個隋王還有這后隋朝是什么玩意呢?真要說什么隋對啟民可汗之恩,那為何當年他爹始畢可汗還要圍楊廣于雁門?

  這個所謂的后隋,不過是突厥趁中原內亂而扶持的一個傀儡,想要以此干涉中原而已。九年了,隋王楊政道也不過才九歲而已。

  這個后隋朝更不過是完全依賴并受控于突厥,甚至楊政道根本就管不了事,真正管理定襄后隋小朝廷的其實還是蕭太后。

  突利挺佩服這個女人的,在處羅、頡利兩任大汗之間周旋,保下了這個流亡小朝廷,沒被突厥吞并,說來也真不容易的,他甚至在暗暗猜測,也不知道這位風韻猶存的蕭后究竟有沒有上過那兩位叔父大汗的床呢。

  若是自己,可能還真拒絕不了這樣的美人吧,哪怕她論年紀都能當自己祖母了。

  頡利心里很清楚突利等人的想法。

  這趟他來晚了,確實是因為派人去定襄接蕭后和楊政道等人來晚了。

  本來算盤打的好,以為這次大舉南下,李世民剛兵變奪位,肯定內部不穩,他大兵南下,再迎楊隋后人前來,到時關中崩潰,說不定就能奪取關中,然后以楊政道這個傀儡名義上占據關中復隋,實際上由突厥控制關內。

  只是怎么也沒料到,突利等人逗留不進,反倒是烏沒啜一個萬人部全軍覆沒。

  河西涼州的秦瓊已經帶三萬勤王軍進入長安,河東并州的李世績和張公謹率八萬河東軍正日夜兼程趕來關中,河南洛陽的屈突通也已經抵達潼關,還有從山東河北趕來的任瑰部數萬大軍,也在路上。

  柴紹也已經率軍出岐州,進駐京西武功。

  李唐的勤王軍來的太迅速了,原計劃西占武功,東奪潼關,然后圍攻長安的計劃,已經失敗了。

  這一切,都怪突利等人不按事先計劃行動,他們在渭北浪費了數日寶貴的時間。

  尤其是烏沒啜兩戰兩敗,一萬人全軍覆沒,這無疑更讓人懷疑唐軍的真實實力。

  突利向頡利提出了他們五個首領之前的打算,準備派人入長安摸清一下唐軍的真實實力。

  頡利卻要求突利等五人立即發兵渡過渭河,兵圍長安城。

  “眼下秋汛,渭河水滿,唐軍控制了幾座渭橋,我突厥鐵騎難以飛渡!”

  頡利對于這個理由非常不滿。

  “區區一條渭河就能擋住我草原鐵騎的去路嗎?沒有橋,那就乘羊皮筏子,造船過河!”

  “羊皮筏子可渡人,戰馬呢?牛羊呢,怎么渡?至于造船,現在渭河北岸的長安百姓,都逃進了城中,我們根本抓不到幾個造船匠?!?br/>
  這些都是理由,但也僅僅是理由,頡利相信只要愿意想辦法,都能找到渡河的辦法的,可是突利等人只講困難,明顯就是不肯渡河了。

  頡利很惱怒,也很生氣。

  步利設仗著是頡利的兄弟,更是直接提出要把先前派往長安西面攻武功一線的十萬人馬調回來。

  “既然柴紹已經進駐武功,突襲奪取武功,然后堵住隴右河西勤王兵的計劃已經失敗了,那就沒必要再把兵馬留在那邊,得當心被唐人各個擊破!”

  年輕的拓設阿史那社爾更是直言,這次南下長安根本是個錯誤。

  郁射設也馬上支持兄弟的意見,“千里迢迢來關中,大汗只說關中富庶,可如今我們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沒得到,我看,不如撤了?!?br/>
  看著這些跟自己唱反調的兄弟子侄,頡利很生氣。

  頡利身為大汗,可這些控制一方的設、小可汗們如此反對,也讓他感到無力,最終只好同意了突利等人提議,派人去長安探一探虛實。

  關于出使人選,頡利最后選擇了自己的心腹,執失部俟斤執失思力。

  執失思力以往跟唐軍也多有往來,甚至與李世民也打過幾次交道,并不陌生。

  得了大汗命令后,突利可汗來找執失思力。

  “這位是朱邪金山兄弟,之前從長安法場上救了烏沒啜出來,上次又在三原救下烏沒啜,聽聞你要去長安,他也想一起去?!?br/>
  朱邪金山拱手,“我上次逃離長安匆忙,還有些族人留在長安,這次我想借機會進長安城去接他們回來?!?br/>
  “他們剛從長安出來,對長安較熟,讓他們給你帶個路?!蓖煥?。

  這些天,在劉九的特意交好下,突利與劉九關系突飛猛進,已經結拜為異姓兄弟了。

  執失思力瞧了瞧劉九,看到他那猙獰的刀疤,聽說他講述的經歷,便覺得這位能夠幾次拼死救下烏沒啜的沙陀部兄弟,可以信任。

  隊伍啟程,執失思力帶了數十騎手下,然后朱邪金山把自己的手下也都帶上了。

  秦瑯做為朱邪沙陀的一部份,也披著羊袍子騎馬跟在后面,離開突厥大營的時候,他回頭看向了頡利,還有他身邊的那個宮裝婦人,他聽說那就是蕭后。

  可惜這次沒有機會能夠與她接觸上了,頡利已經來到了渭北,該查的也都查了,再留在這里也并不會有什么機會,所以在接到了李世民派人冒險送來的召回令后,仔細思考再三,秦瑯覺得找機會離開。

  正好頡利要派人去長安,于是便謀劃了這個撤回計劃。

  一行百人打馬來到西渭橋北岸。

  西渭橋并未被拆毀,這座寬五丈余長里許的渭橋,依然還在。

  只是橋上設立了拒馬,橋南更是部署了許多弓箭手。

  執失思力派人稟明來意,對岸負責把守的唐將給予放行。

  秦瑯和執失思力等人一樣,都按唐將要求下馬牽馬步行過橋。

  抵達南岸。

  秦瑯看到了頂盔貫甲策馬橫槊的唐軍守將,老熟人程咬金。

  三原伏擊烏沒啜后,他與尉遲恭段志玄率玄甲騎又迅速返回渭南長安,再次回到西渭橋鎮守。

  兩人見面,都假裝互不認識。

  一番檢查后,程咬金對執失思力還算客氣。

  “本將親自送你們去長安拜見皇帝陛下!”

  路上,秦瑯遠遠吊在后面,中途休息時,找了個機會,給程咬金眼神示意,然后沒多久,兩人便在小樹林里見面。

  “你小子,可終于舍得回來了,我還擔心你被狼吃了呢?!?br/>
  “我還擔心叔父上次在三原被干掉了呢,能再見到你真好?!?br/>
  “小兔崽子,跟你程叔?;炷?,快說,叫我來有什么事?”

  “程叔,你一會找個機會,把我砍了,當執失思力的面?!?br/>
  “什么?”

  “我說你一會找機會把我砍了,既然回來了,我就不想再陪著突厥人玩了?!?br/>
  “這個不好吧,你可是叔寶的兒子,皇帝的女婿!”程咬金故意道。

  “程叔,最好是把我和劉九他們全砍了,也可震懾下執失思力?!?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