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cba广州2018 > 向晚賀寒川 > 第316章 都是江小姐這么跟我說的

鑻忓窞cba璧涚▼ :第316章 都是江小姐這么跟我說的

cba广州2018 www.dxfdty.tw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www.dxfdty.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她這些話都是胡謅的,但賀寒川的眸光卻黯了些。

  他一開始確實是這樣的心理,但是后來他知道了,爺爺永遠不可能像喜歡潤澤那樣喜歡他。

  賀老爺子沒出聲,半晌后,他轉過身,背對著向晚說道:“我問你懷孕是不是真的,你扯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

  “是真的,我……我不敢再騙您了?!畢蟯硭檔潰骸耙悄幌嘈?,您可以讓人去買驗孕棒,然后讓周姨看……看著我測?!?br/>
  周姨跟在賀老爺子身邊幾十年,他就算不相信自己的子女,也絕對不可能不相信周姨。

  聽此,周姨說道:“我看這孩子不像是撒謊。老爺,測試也不需要多長時間,您不如測一下,免得到時候后悔?!?br/>
  “后悔?我怎么可能會后悔?!”話是這么說,賀老爺子還是答應了。

  周姨趁機提出給向晚包扎一下傷口,賀老爺子也同意了。沒等傭人動,賀寒川快步回他的房間,拿出了一個醫藥箱,動作利索地給向晚包扎。

  酒精跟傷口碰撞,向晚胳膊上的肌肉皺縮了一下,鼻尖上有冷汗冒出。

  “疼嗎?”賀寒川抬頭問道。

  向晚搖頭,“沒事?!?br/>
  “自己準備醫藥箱,包扎還這么利索,你原來準備當醫生不成?”賀老爺子陰陽怪氣地說道。

  賀寒川都沒看他一眼,“三天兩頭挨打,還沒人給包扎,只能自己學了?!?br/>
  他的聲音很大,像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但聽的人心中卻感觸頗深。向晚張了下嘴,但什么也沒說。

  賀老爺子微愣了一下,神色變幻,重重哼了一聲,“要怪就怪你親奶奶吧!”

  賀家傭人的動作很快,沒多大一會兒,驗孕棒還有其他幾樣可以驗孕的東西就買回來了。

  周姨帶著向晚去了廁所,經過幾次測試后,確認向晚懷孕了。

  在賀老爺子發怒之前,向晚跪在地上,惶恐地哭泣道:“我上次也是……也是為了活命才騙您的,這次絕……絕對沒有騙您,您就原諒……我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這個孩子的……”

  賀老爺子坐在沙發上,低頭看著她,面上陰晴不定,沒說原不原諒,也沒說讓她起來。

  “地上涼,起來?!焙睪ㄉ焓秩ダ?。

  向晚搖頭,掙開了他的手,“爺爺不原諒我,我……我不敢起來?!?br/>
  她臉上的血污在賀寒川給她處理傷口的時候已經弄干凈了,但這個時候她哭得眼淚鼻涕橫流,看起來有些臟,也很狼狽。

  “老爺,您讓她起來吧,她都懷孕了,這樣跪在地上,對孩子不好?!敝芤貪鎰湃傲艘瘓?。

  賀老爺子沒接話,臉上厚厚的皺紋里夾雜著怒氣和懷疑,對向晚說道:“就你這種腦子,諒你也想不到騙我的辦法,還那么縝密……”

  他瞥了賀寒川一眼,加重了聲音,“是不是寒川跟你說的?”

  他跟向晚接觸不多,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向家兄妹兩個整天除了吃喝玩樂、惹是生非,屁都不懂!

  就向晚這樣的,哪怕做了兩年牢,也不至于變了心性。上次她騙他的時候,邏輯那么縝密,說的就跟真的一樣,一定有人在后面教她!

  “不是!”向晚慌忙搖頭,“要是騙您,被您發現了,我可能連命都沒有了,賀寒川不會冒險這么做的!”

  賀老爺子哼了一聲,沒接話,但神情間已經是默認了。

  他很清楚他這個孫子,從來不做冒險的事情,他跟他一樣,更喜歡提前布置好一切。

  “是江清然跟我說的!”向晚抹了下眼淚,惶恐散去幾分,更多的是憤怒,“您之前說要送我走的時候,她不知道怎么知道了?!?br/>
  “她單獨找到我,說以她對您的了解,您不會送我離開,而是會把我送到一個不好的地方?!?br/>
  賀老爺子皺了皺眉,沉聲道:“那你信了?”

  “我要是相信的話,后來就不會跟南哥他們一起走了!”向晚像是在回憶著什么,面上滿都是怒氣,“我當時說不信,要走?!?br/>
  “但是江清然攔住我,說我不相信也沒關系,要是我真的被您送到不好的地方去了,我可以撒謊說我懷孕了,這樣我就沒事了?!?br/>
  “現在想想,她根本就不安好心!她當時那么說也不是為了我好,就是想讓我騙您,激怒您,然后借您的手拆散我跟賀寒川?。?!”

  她邊說邊偷偷打量著賀老爺子的神色,身上每個細胞都繃得緊緊的。

  賀老爺子雙手握在拐杖上,并未出聲,只是目光緊緊鎖著她。

  向晚嗓子有些干,現在天氣已經很涼了,但她身上的汗水卻源源不斷地往外冒。

  “你先起來?!焙睪ㄕ獯蚊桓芫幕?,直接把她拽了起來,按到了沙發上。

  向晚一臉局促不安地看著賀老爺子。

  “讓你坐你就坐,不用這么一直看著我!”賀老爺子低頭看著地面,然后猛地抬起頭,目光釘在向晚身上。

  向晚如同被紫光燈照著的蝎子,瞬間全身僵硬。

  “都是清然教你的?那你利用裴家那小子撒謊,還有用耳釘刺小南太陽穴,也是她教你的?!”說到最后一句時,賀老爺子猛地拔高了聲音。

  向晚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噗通噗通像是要從胸腔里跳出來一般。

  她知道將這一切推給江清然會引起賀老爺子的懷疑,但是她愿意冒這個險!

  “向晚在監獄里待了兩年,處處被那些人欺負,能想出來用耳釘扎南哥,很奇怪嗎?”沒等向晚開口,賀寒川淡淡說道。

  周姨也跟著說道:“老爺,這個是你多心了吧?說句不好聽的,向晚這孩子從小跟人打架,當時被逼急了那么做,也在情理之中?!?br/>
  “是……是這樣的?!畢蟯砦藪氳廝檔潰骸岸椅倚∈焙蠣看穩鞘鋁艘院?,怕被我爸媽罵,就……”

  她有些不好意思,“就撒謊撒習慣了。然后當時裴少怕說出來綁架我的事情惹您生氣,就說陪我一起去做孕檢了。我……我就接著他的話說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