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cba广州2018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1633章 許星梨的登?。?)

涓婃捣闃焎ba璧涚▼ :第1633章 許星梨的登?。?)

cba广州2018 www.dxfdty.tw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www.dxfdty.tw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星梨一坐到后座,程錦就擔憂地回頭看向她,“你在里邊做了什么?

  白真真外面堵的人又加了一倍,還新來一撥人,好像不是同她一起的?!?br/>
  “白震吧?!?br/>
  許星梨淡淡地道,“他擔心自己之前做的法律文件,這會應該也恨不得把我按死在臭水溝里?!?br/>
  現在,白震、張南、白真真都有了殺她而后快的念頭。

  “你沒在牧家人面前揭穿那一家虛偽的?”

  高峻開著車,皺眉不贊同地道,“你這么做不是把自己陷入最危險的境地?”

  “好玩啊?!?br/>
  許星梨輕描淡寫地笑了笑。

  殺人一刀怎么夠痛快。

  “牧家就一點沒懷疑白真真說的話?”

  程錦無語了,“就親到這份上,什么話都信?

  連白真真和煜文的親子鑒定都不做?”

  “要不然,當初張南怎么敢設計這樣的套?!?br/>
  許星梨頭歪向一旁的車窗玻璃,黑白分明的眼望著城市的璀璨霓虹。

  “我真懷疑應氏集團越來越龐大的產業是怎么來的,靠傻白甜嗎?”

  程錦忍不住吐槽。

  一家那么頂尖的人物居然被白家那幾個狗東西耍得團團轉。

  許星梨目光清明,“應氏集團靠的是三足鼎立,若是中間沒有互相信任,應氏到不了這程度?!?br/>
  信任這個詞,沒人端得清它的真正份量。

  “那這三足也沒白家的份?!?br/>
  程錦道。

  “所以,我從來不認為牧家人是傻白甜,一時不察,不代表他們接下來還是什么都發現不了?!?br/>
  許星梨唇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只不過我不想和白家當面對質,倚賴牧家來做這個裁判,等待牧家來給我一個結局?!?br/>
  牧家只是可以信賴交托兒子的家庭,于她,沒有任何意義。

  這個結局,必須得由她自己來寫。

  程錦坐在副駕駛座上,扭著頭看她,見她臉上是看透一切的冷淡,明明還年輕,明明有個那么軟的兒子,可在她的身上,程錦只看到孤家寡人四個字。

  忽然,程錦又聽到她問,“程錦,你見過溫水煮青蛙么?”

  程錦皺了皺眉,“你不怕溫水還沒沸,你就先被殺了?”

  白家那群瘋子,什么做不出來。

  “不會,我會好好珍惜我這條命的?!?br/>
  許星梨淡漠地說著,眼中掠過一抹厲色,就算是死,她也要在死之前把白家三人將欠她的千倍百倍地討回來。

  ……如許星梨所料,白真真此刻就是在水中的青蛙,突然開始感覺到水的熱度在攀升。

  白書雅給她安排了一個房間,她呆在房間里,接了一通又一通的電話。

  “小姐,我們的車跟丟了?!?br/>
  “小姐,我們在渙然路跟丟了?!?br/>
  “小姐,我們在萬物塔旁邊跟丟了?!?br/>
  一共四輛車!整整四輛車!居然全部跟丟了!白真真氣得想砸了手中的手機,她在房間里來回踱步,臉上早已經沒有之前的楚楚可憐,只剩下慌意。

  許星梨是故意的,她現在成了表哥的秘書,等于有了隨時告狀的資格,她就是想讓自己恐懼害怕,想讓自己睡不安寧……這遠遠比直接在牧家面前坦白折磨。

  畢竟越往后,她的謊言會越滾越大,真相揭穿的一刻,姑姑、表哥對她的寬容就會徹底消失。

  想溫水煮青蛙?

  不可能的,她不會坐以待斃的,許星梨會躲是吧?

  那她就從孩子身上下手,看許星梨會不會就范!這么想著,白真真迅速撲進浴室,整理了一下自己,打開門從走廊上往牧景洛的房間走去。

  她隨意往下看一眼,就見到應寒年和牧羨光還坐在下面,似乎正在聊著什么。

  白真真的腿一軟,雙手下意識地扶住旁邊的扶手,呼吸有些急促,都這么晚了,還聊什么,難道是已經發現她有問題?

  白真真強行穩住自己,繼續往牧景洛的房間走去,迎面走來一個傭人,客氣低頭,“真真小姐,這么晚了還不休息?”

  “我想看看煜文,他在家一向都是和我睡的,表哥還不會照顧,我想抱我房間去?!?br/>
  白真真微笑著說道,對應家的傭人也是禮貌友善。

  “不會呀,我剛剛進去送水,小家伙已經在景洛少爺的床上睡著了,睡得很香呢,景洛少爺說他很乖,都不用哄?!?br/>
  傭人笑著說道。

  白真真的笑容頓時有些僵,“是嗎?

  沒想到他們父子關系能這么好,那我就不去了?!?br/>
  許星梨這個賤人。

  這五年是怎么調教的孩子,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居然能這么適應,再這樣下去,姑姑和表哥肯定會奇怪孩子怎么不親近她。

  到時,各種問題都出來了。

  白真真一邊往回走一邊捏緊了拳頭,一定要想辦法,一定要想個萬全的辦法。

  ……翌日。

  許星梨如常上班,把文件先看了一輪,做好牧景洛的日程,然后抱起厚厚一疊文件敲打牧景洛辦公室的門。

  “請進?!?br/>
  牧景洛低沉的嗓音在里邊響起。

  許星梨推門進去,首先就看到牧煜文跪坐在會客茶幾前一臉認真地玩拼圖,不吵不鬧,安安靜靜,極是乖巧。

  見到她,牧煜文抬眸,滿眼星星般的欣喜,“阿姨!”

  許星梨聽到他的潛臺詞,他在說,我是不是很棒,我又緊緊跟著爹地啦!考驗我有全部做到!“你好?!?br/>
  許星梨淡淡地笑笑,然后走到牧景洛面前,把文件一一放下。

  牧景洛抬眸看她,一雙眸子深沉,沒什么太多的表情,直接打開文件看了一眼。

  文件按輕重緩急排得很合理,挑不出一絲毛病。

  “牧總,今天下午兩點巡視商場,晚上七點安排個飯局會議,您看可以么?”

  許星梨問道。

  牧景洛坐在那里,正要應,似是想到什么,轉眸看一眼旁邊玩拼圖的孩子,沉聲道,“會議壓到下午,不用安排飯局,晚上七點給我約真真,訂個適合兒童口味的餐廳?!?br/>
  這是要和白真真、牧煜文一起共進晚餐了。

  許星梨臉上沒什么表情變化,“牧總不親自約白小姐么?”

  “為什么要親自約?”

  牧景洛抬眸看她。

  “培養感情親自約不是更顯誠意?”

  許星梨淺笑反問。

  “砰?!?br/>
  牧景洛將文件往桌上一砸,眼底凝著不豫,“誰告訴你我要去培養感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